当前位置:彩神app > 娱乐 > 正文

这一切就得由真知是如何呈现

未知 2019-07-11 11:24

  我们见到的每样东西都经由笑话和幽默感包装起来的,就连我们自身也在娱乐化,成为社交平台的一个用户时,我们用尽浑身解数「火评」娱乐别人,然后又被别人娱乐。我们每一张脸似乎理应都是笑脸,因为这是一个充满娱乐,充满各种「梗」的年代。有人说刷某小视频就是「一群傻子看一个疯子」,这样的描述虽很不尊重人,但很真实。

  或许「娱乐」这个关键词最能描述我们今天身处的这个互联网年代。我们每一天都沉醉于各色各样的娱乐之中。打开手机和电视,我们不难发现体育娱乐化、文化娱乐化,就连相亲和求职节目都娱乐化了,经常占据热榜的同样还是娱乐圈的明星婚恋绯闻,而不是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哪怕是稍微有点价值的资讯……

  当占据热搜的总是娱乐明星,当一切都被娱乐化,当整个年代只剩下娱乐,我们只懂得去创造娱乐,或者被娱乐,我们追求的就只剩下肤浅的欢笑。我们懒得再去理性的深入思考,我们不愿意再静下心读书,不再寻求真知灼见,即使有自由亦不懂得运用,即使有权利亦不珍惜,这才是时代最大的危机。在看手机的你,是时候该想想我们是否身处这样的年代?

  如果说互联网出现前的电视机擅长俘虏人们的闲暇时光,只怕我们手上的手机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电视的体积太过大了,手机却可以随身携带,根本就是一部随身电视,只不过功能比电视还要多,而且以后能出现什么更多的功能更是未知之数。

  现代人对于面对纷繁复杂的各种信息后,甚至应该是有价值的资讯,什么是本质,这也是个得从历史的流变中去察觉细节的问题。要首先将判别出的重要性是为原则就是个难题了,回到作为一个人的本位!

  为什么会这样?作者尼尔·波兹曼的说法是,现在的人们已经没有办法处理过于复杂的信息了,他们的理解力已难以在信息洪流中理出头绪,若信息不够简短,意思不够明确,他们就无法接收,影像化的信息造成人们过于依赖图像,导致了文字与语言的理解力上产生了不可避免的退化。

  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开始出现电报和电视后,整个展现公共论述的方式开始出现翻天覆地的转变。电视媒体文化着重的就只有娱乐,电视的功用虽然不限于娱乐,但对于人们而言,其功用主要就在于提供娱乐。比方说,我们以为最为严肃的资讯,在编导眼中亦离不开收视率。主播的样貌理应跟他说的内容无关,但偏偏电视台就会找样貌端好的男女做主播。而且,他们往往说话的方式都较轻松或平和,尽管报导的资讯的内容严肃的,这其实亦影响接收者如何理解。

  作者波兹曼(Neil Postman)在《娱乐至死》的前言说:「本书的观点是,欧威尔的预言成空,贺胥黎所言有可能成真。」我们如今须问的是:只是有可能成真吗?充满欢笑的年代说明了什么?或许透过《娱乐至死》,我们可以窥探自己所身处的时代是否真的娱乐至死。这一切就得由真知是如何呈现,以娱乐方式展现的真知会是怎样来慢慢说起。

  最近全网被两对明星又一次刷屏了,一个是国内的范某某闹分手,另一个是宇宙国的宋某某闹离婚……

  欧威尔害怕不再能出书,贺胥黎害怕没有理由可以不让出书,因为再也没有人愿意静下心来读书。欧威尔担心有人夺走我们了解知识的机会,贺胥黎害怕有人给得太多,让我们变得消极、自大。欧威尔担心真知被隐瞒,贺胥黎害怕我们会造就肤浅的快餐文化,满脑子迟滞、糜烂和愚痴的念头……欧威尔担心我们会毁于自身所厌恶的东西,贺胥黎担心我们会毁于自身所爱的东西。

  如果说互联网之前的电视文化会令我们不善思考,只懂得欣赏茶余饭后的笑声节目,那今天的我们“机不离手”长期沉迷于娱乐遍地的网络文化之中,恐怕我们就更不会思考了。至少理性论述对我们而言是陌生且非主流,我们的脑袋只适应不超过30秒的短视频和不超过150字的微文字。

  在社交平台,视频图片往往较易吸引目光,相反长篇大论的文字就吃力不讨好。我们现在常说「刷」手机:我们果真不是消化又或者吸收信息,而是以手指滑动手机来获取信息,因为我们习惯图像表达,而图像往往能够令人在短时间内不太费劲地观看。滑过一张又一张图片不太需要长时间思考,相反要滑动文字就相对地困难。与这种接收信息方式相配合的,就是海量的搞笑东西,又或者以生动有趣的影像和文字传达的信息。这就是说,文字相比起图像不适合现今的网络,但前者又比起后者较容易促进理性思考、组织理性论述。这或许也是表情包流行的原因之一。

  书中举过一个例子,两个“孩子一样”的政客在电视上互相吐口水,两个小时左右大概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是在互相攻击,毫无理性和逻辑可言,而关于他们的观点全都轻描淡写的带过……作者认为,这应该叫两个男人的吵架大会,而不是什么有意义的辩论会。

  就容易“尿裤子”。肯定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再将网站展示给广大用户的一种方式。将每一类产品单独建站,很多人用我也跟着用啦,现授权上海掌小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掌门1对1课程协议的签署与课程价款的收付。让我们的信息传播无障碍所以才会导致这些网络语言流传的如此之快啦。

  互联网时代,受众受信息量的暴增是客观存在的现象,而有所筛选信息也是可以观察到的,但两者间的因果关系和总体识别能力的连结却非必然和一致趋势性的;某些意象能很好的导向对近似末日的想象,但事实上为何并未完全而确实的末日的原因也的确教人着迷,那意谓着我们还有着不踏入那么没有尽头的糟糕的事实在。因为有信息分析能力的人是少数,古代的名将、擅长治理城市的贤臣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些工作都需要处理大量且粗糙的情报,从一堆冗杂的信息中找出有意义的信息才是分析能力的本质。现代的信息虽然精致化让人好吸收,但是无意义的部分并没有减少。

  1985年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出版了,讲的是电视的出现使得资讯、教育、商业、思考等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现出来,使得人们处理复杂信息的能力退化了。这本书是对一切都被娱乐化后的环境当头一棒,正是作者深刻预见,虽然已经过了30多年,但它似乎比任何书都接近我们的当下。

  在流转到现代的某个情境后却不是那么的有价值了,要不然隐藏在一堆噪声之中很容易就忽略了。因为现代是处于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不过要改善的还是人对于信息重视的态度,不像以前是人需求信息,所以如何选择正确的信息就很重要。而是信息提供过多于人。问题关键在于不知道怎么选择有价值的信息。

  在今天,我们要的是表象,而不是事实;我们要的是美梦,而不是醒来后得面对的那些破碎事物;我们要的是在爱、和平与希望中溺死,一面向下沉沦还一面傻傻地笑着。我们要的是娱乐;我们要麻痺自己。我们诉之以情绪,将理性拒于门外。我们拒绝理解稍微复杂点的东西……

标签 娱乐